钩沉|上海代表团入住的北京饭店,还曾接待过

  3月2日,各省市代表团相继抵达北京参加全国两会,上海代表团的住地是位于长安街上的北京饭店。记者梳理发现,在过去的近100年间,不少知名人物都曾入住过这家酒店。直到今天,它依然承担着重要国事活动和会议的接待工作。

  为迎接首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扩建

  北京饭店作为各省市赴京代表团的住地,最早可以追溯到1954年,也就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为了迎接这次盛会,北京饭店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扩建。

  据1954年9月10日的《人民日报》记载,“北京饭店扩建的一座九层大楼最近落成。这座高大而华丽的新大楼,首次接待的客人是从全国各地来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的代表。北京饭店的新楼建筑面积达三万五千平方公尺。大楼共有客房二百八十多间,每层楼都有休息室。能容纳两千多人的大宴会厅设在第一层楼内。红柱黄墙,顶上绘着富有民族风格的精美彩画,走廊上挂着宫灯。”

  

  上个世纪20年代的北京饭店

  始建于1900年的北京饭店是一家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早在民国年间就已经享誉国内外,被称为“远东唯一豪华酒店”,民国时期很多重要人物都曾入住北京饭店。1925年1月,孙中山先生抱病前往北京,最终因病重在京逝世。据史料记载,1925年1月,孙中山先生乘火车抵京,“在众人的陪伴下,徐步走过欢迎队伍,含笑答礼。然后,乘汽车前往下榻的北京饭店。孙中山住进北京饭店后,随员们请了4名德国医生和3名美国医生前来会诊。”

  此外,北京饭店还接待过冯玉祥、张学良、一战时期的英法联军总司令福煦、英国大文豪萧伯纳、哲学家罗素、印度大诗人泰戈尔等显赫人物。

  曾多次举办新中国国宴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各界人士陆续赶往北平,共商组建人民政府的事宜,其中不少人住在北京饭店。《人民政协报》曾刊登相关亲历者的回忆文章:“1949年6月份,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一次预备会议在北京召开,毛主席请来参加会议,共同商讨建国大计的民主人士郭沫若、许德衡、黄炎培、史良、鲁迅夫人许广平等130多名代表,就全部住宿在我们北京饭店。”

  除此之外,北京饭店还举办了众多欢迎宴会、茶话会。1949年6月13日,北平市人民政府叶剑英市长及林伯渠、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彭泽民、许广平等在北京饭店欢迎南洋华侨民主人士陈嘉庚一行。6月25日,中国民主同盟总部临时工作委员会、民盟北平市支部及光明日报社在北京饭店联合举行茶会,欢迎张澜等人。9月19日,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北平市民主妇联筹委会在北京饭店招待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女代表,宋庆龄、何香凝等五十四人到场,蔡畅致欢迎词,邓颖超报告中国人民政协女代表选出的情形。

  在所有宴会中,最有名的莫过于1949年10月1日的那次国宴。当天下午,来自社会各界代表、国外来宾600余人来到北京饭店,出席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国宴。据说,考虑到嘉宾来自五湖四海,周恩来总理亲自确定:菜式以咸甜适中、南北皆宜的淮扬菜为主。

  

  1956年北京饭店宴会厅

  此后,北京饭店还承担过多次重大场合国宴的任务。比如,1954年新中国成立五周年时,周总理就在北京饭店举行盛大宴会,招待应邀前来参加国庆典礼的各国政府代表团。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时,周总理也是在北京饭店设宴招待总统夫妇,尼克松总统的夫人还到北京饭店的后厨参观。

  (文中图片来自北京饭店官网、北京日报)

  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建筑业规模空前庞大,在建工程数量持续保持高位。然而,全国建筑业安全生产事故多发态势尚未得到有效遏制,这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美华感到有些忧心。

  1990年从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建筑专业毕业至今,王美华已经在建筑业工作了近30年。2013年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以来,她一直关注着建筑业的技术创新和管理提升议题。去年,她结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地下管廊建好更要管好”等建议,受到了参会人员广泛关注。

  今年全国两会,王美华带着《建立建筑产业工人信息管理平台》等提案来到北京,希望通过建立统一平台规范管理,提升建筑工人的安全意识和专业技能,完善用工制度,保障工人权益。赴京参会前,她又来到上海虹口区的上海实业集团工地调研,在与一线工人的交流中,进一步完善提案内容。

  据统计,2018年全国建筑业总产值达23.5万亿元,房屋建筑施工面积140.9亿平方米,建筑业从业人数近6000万,涉及建筑施工、道路桥梁、装饰装修等多个专业领域。但是,建筑业安全生产事故也处于多发态势。据住建部网站信息,2018年1-11月,全国共发生房屋市政工程生产安全事故698起、死亡800人,比去2017年同期分别上升8.55%和6.24%。各地欠薪事件也屡有发生,建筑产业工人的劳动权益保障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

  “建筑工地屡屡发生安全生产事故,跟当前的建筑企业用工模式有很大关系。”王美华通过调研了解到,建筑企业主要采取将工程劳务分包给劳务公司的用工模式,由于劳务公司没有自己的民工队伍,通常由一两个中间人去组织班组和工人,实质变成了建筑企业使用劳务“包工头”。

  “包工头”背后的工人流动性较大,且普遍存在受教育程度偏低,没有经过系统完备的职业安全素养培训,对操作安全规程以及自身的安全意识不强等问题。而且,部分“包工头”缺乏责任感加之违法成本低,不与工人签合同,更不给工人交社保,工人的劳动权益难以保障。另外,企业考虑到时间和经济成本,往往缺乏对一线操作工人开展深入全面规范的安全意识、职业素养和专业技能的培训,进一步加剧了一线建筑工人管理无序的情况。

  如何提升建筑业的安全管理水平,保障一线工人的权益?王美华建议,借鉴日本等国和港澳地区对建筑业劳务用工的管理经验,建立由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全国统一的建筑业产业工人劳务市场管理平台,大力培育现代化建筑产业工人队伍,充分维护工人的劳动权益。

  在建筑业工作多年的王美华知道,管理工地,最难管的是人,要管好人,基础是人员信息。“现在大数据技术应用已经非常广泛,具备建立建筑业产业工人数据库的条件。”王美华说,建立人员数据库后,由各专业主管部门提出专业技能标准、安全操作规范,充分借助社会力量,依托各人事代理公司,加大对建筑业产业工人的培训、劳动保障、人力市场调剂等服务。“尤其要强化安全意识、专业技能方面的培训。只有培训合格,才能进场施工。”

  建立这样的平台,也能打破现行的“包工头”模式。王美华说:“平台建好后,各用工企业必须从管理平台招录各专业领域合格的产业工人进行施工,各监管部门可以通过施工现场实名制台账进行监管,使进入施工现场的一线工人都能保证得到全面而规范的培训和保障。”在遇到用工不平衡、欠薪矛盾时,也能通过管理平台未雨绸缪,进行统筹和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