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角度看待产孕妇跳楼事件:如何生孩子为何

  8月31日20时许,陕西榆林绥德县一位26岁的产妇在待产时疼痛难忍,后从医院5楼坠落身亡。

  9月3日,陕西省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在微博发布声明,称产妇曾多次向家属要求剖宫产,医院也向家属提出剖宫产建议,均被家属拒绝。

  而此后包括产妇的丈夫、母亲等人在内的亲属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家属一致同意剖腹产”。

  事件发生至此,已成为双方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事情的真相,还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而因为“签字”引发的产妇殒命事件,已不是第一次。怎么生孩子,到底谁说了算?“签字”的法律意义究竟何在?记者梳理了相关法律规定,并走访了法律界人士和部分医患人员。

  事件回顾:双方各执一词却都有“合理性”

  从目前已经得到证实的消息来看,26岁的孕妇马某于8月30日住院待产,经过检查发现胎儿头部偏大,阴道分娩难产风险比较大。检查后医护人员向产妇、家属说明情况,并建议剖宫产。但根据院方提供的证明材料,家属仍然选择顺产,包括马某本人在内都在《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确认。

  而医院提供的相关证明里还显示,马某丈夫延某在后面写有“情况已知,要求经阴道分娩,谅解意外”、“情况已知,要求静滴缩宫素催产,谅解意外”,并在签字按手印。

  根据医院提供的视频,8月31日18时,产妇马某曾双手扶着肚子做出下跪动作,紧随而来的医生和家属扶起马某,并劝说马某进入分娩中心。19时马某再次走出产房,期间医护人员紧随出来,在众人的劝说下,马某再次进入分娩中心。

  对此院方称“产妇因疼痛难忍下跪求家属同意剖腹产”,但家属一直不愿意,坚持顺产。而马某的家属则表示是因为马某“太疼了站不住,软下来歇一会儿。”

  究竟谁不愿意剖腹产,诸多关心此事的网友也各执一词。支持院方的网友表示:“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医院没什么理由拒绝剖腹产”、“就算以最腹黑的思路去揣测,剖腹产收费可比顺产高多了,医院为何不做?”而支持家属的网友则认为:“会不会存在医疗资源紧张无法安排的情况导致意外?”“如果能确保母子安全,想不出家属有任何拒绝剖腹产的理由”。

  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双方的说法都符合“常理”,但目前院方拿出了相对充分的证据。作为家属一方,如果没有当时的相关证据材料证明自己同意剖腹产,在法律上可能难以获得支持:“法律的公平与冷酷之处,就在于让证据说话。”

  家属没签字,医院究竟能不能手术?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需要紧急救援的患者,都需要患者或近亲属签字方能手术。这一事件中最为人关注的正是马某因疼痛难忍希望剖腹产时,医院为何没能采取剖腹产手段。

  据法律界人士介绍,与此相关的法律有《侵权责任法》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侵权责任法》第55条规定:“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这一法律的初衷是尊重患者和家属,保护他们的知情权,也保留他们的选择权。”据一些法律界人士介绍,《侵权责任法》规定的基本框架下,医疗机构在实务中更多地是在运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规定。

  根据《条例》第33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

  这一条规定分别列举了三种情况,只要家属在场,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医疗都需要征得家属的同意。剖腹产属于手术,按此规定进行剖腹产手术前必须征得患者和家属的同意。而且此前马某和丈夫及家人都在知情同意书中签字表示不进行剖腹产,这种情况下医院不能对其进行剖腹产手术。

  不过有法律界人士认为,《侵权责任法》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两者在规定上有细微的差别,如果马某意识清醒且强烈要求剖腹产,医院方面可以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

  “《条例》规定更细,而且这样来对于解决医患纠纷也有好处。”在一些医务人员看来,这一规定虽然避免了“麻烦”但有失专业:“大多数患者和家属并不具备医疗知识。而且我们遇到过很多需要紧急治疗的情况,家属却因为其他原因自己发生争执,迟迟不肯签字延误治疗。”

  证据再充分医院恐仍难逃法律责任

  8月31日20时许马某坠楼身亡。9月4日下午,公安机关初步排除他杀,系死者自己跳楼身亡。

  尽管就目前提供的证据来看,医院方提供的证据更充足一些,但在一些法律界人士看来,医院很难因此“全身而退”:“医院作为公共场所应对产妇尽安全保障义务,但产妇却自行跳楼,医院方面在看护责任方面未尽到义务。”

  “医院对于这些病人安全方面有相应的制度和措施。”一些医务工作者告诉记者,绝大多数医院会将窗户设计得很高,窗户只能打开一定的弧度,就是为了确保安全:“患者和家属往往都存在较大的心理压力。”但是据他们透露,一些规定并非执行得十分严格:“比如从病房到步行楼梯、阳台这些地方的门一般是被要求锁住的,但是经常也因为种种原因是打开的,患者或家属都可以走到露天处。”

  相关链接:同居者拒绝剖腹产致孕妇死亡,家属向医院索赔败诉

  事实上,此前就曾发生过同居者不肯签字导致孕妇死亡的案例。事后孕妇家属将医院告上法庭,两审之后家属败诉。

  2008 年 11 月 21 日下午,怀孕九个月的孕妇李丽云因为呼吸困难,被其同居者肖志军送到医院治疗。医院经过诊断,发现孕妇患有重症肺炎,产妇和胎儿都有危险,必须马上进行治疗并为保证胎儿安全需立即剖腹产。

  因肖志军身无分文,医院决定为其妻免费治疗,但肖志军仍然拒绝签字同意医院立即进行剖腹产手术。在长达 3小时的僵持过程中,医院经过多方劝阻,肖志军仍不同意。他在手术通知单上写下:坚持用药治疗,坚持不做剖腹手术,后果自负。当晚19时20分,李丽云终因重症肺炎导致心肺衰竭而死。

  李丽云死后,其父母以医院没有对李丽云采取有效的救助措施,最终造成一尸两命的惨剧,医院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将医院起诉至法院。

  此案一审期间,经司法鉴定,医院对李丽云的诊疗过程中存在一定不足,但医方的不足与患者的死亡无明确因果关系。法院判决故不构成侵权,考虑到实际情况,医院补偿死者李丽云家属10万元。

  李丽云的父母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而拒绝签字的同居者肖志军并未受到法律惩处。

  此案两年之后,《侵权责任法》进行了修改,其中第56条规定:“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

  这意味着类似李丽云这样的情况,今后将获得专业的紧急救护。但马某这样主动选择死亡的案例,依然有着法律上的两难处境。